第七章 侠女陷淫窟(1/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“咕咕”漆黑的夜色中,猫头鹰的叫声格外吓人。寒冷的夜风夹杂着远处的狼嗥,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。许雪云不禁打了个寒战,周燕握紧她的小手,两人的手里都是汗水。虽然两人都是武林中一流的高手,江湖歹人闻风丧胆的女侠,可她们毕竟是女人,在害怕时和普通女人没什么两样。吕江看到她俩紧张的样子,心中暗暗好笑,劝道∶“你们要是害怕就回去吧。我一人去“青风观”就可以了,不会出什么意外的。”

    周燕“哼”的一声,嘟着小嘴道∶“谁害怕了,只不过山里有些冷罢了。

    是不是,云妹?”许雪云怎肯示弱于人,笑道∶“没想到山里这么冷,真应该多穿些衣服来。”吕江见她俩执意要去,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三人都是轻功了得的高手,不到两个时辰就赶到了“青风观”。

    吕江急于找到父亲,也顾不得夜深人静,上前叩门朗声道∶“开封吕江求见清虚道长,相烦通禀一声。”

    要知吕江的武功虽比不上其父,却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。“狂雷剑客”吕江的大名在武林中是响亮之极,是指他的剑法如雷霆、似闪电,静如处子动如脱兔。吕江之妻周燕、“紫衣仙子”许雪云、“散花女侠”白欣并称“江湖三女侠”,都是武功高强,貌美如花的侠女。

    吕江满以为自己报了名号,对方会立刻开门相迎。哪知过了老半天道观大门才慢慢打开,两个中年道士出门行礼∶“不知吕施主半夜光临敝观,未能远迎,失礼莫怪!”

    吕江笑道∶“好说,好说。两位一定就是‘清风’、‘明月’两位道长了。我父可曾来过贵观?”

    清风笑道∶“吕老侠和清虚掌门今晚在大殿饮酒叙旧,吕老侠已经回房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吕江喜道∶“相烦道长带我去见他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清风点点头,和明月一起带着三人向道观内走去。

    清风将三人带到客房,向里指了指∶“吕老侠就在此房内歇息,三位在此稍候,贫道进去通禀一声。”

    吕江不悦道∶“我见自己父亲还通禀什么?!”大步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借着微弱的烛光,看见吕浩天背对着门口躺在床上。吕江快步上前,伸手去扶吕浩天的肩膀。不料奇变突生,“吕浩天”左手疾出扣住吕江脉门,右手行动如风,连点吕江胸腹间四处大穴。周燕和许雪云缺乏应变之才,吓得花容失色,一时间竟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吕江倒在地上,怒道∶“你是什么人?胆敢暗算于我!”

    “吕浩天”得意狂笑∶“贫道的易容术加上吕老贼的面皮,连你这当儿子的也认不出来。哈哈……”说着扒下脸上的人皮,这人正是清虚。

    只见他面带狞笑,全不见往日的道貌岸然。周燕和许雪云这才回过神来,娇叱一声,双双拔剑向清虚刺来。清虚左掌虚按在吕江的天灵盖上,大声道∶“你不要这小子的命了?!”周燕情急关心,忙拉住许雪云道∶“云姊不要,江哥在他手上。”

    清虚见她俩果然不敢上前,心中得意非凡,眯起色眼仔细端详二女∶只见许雪云白衣胜雪,肌肤更是欺霜赛雪,肤色在烛光下莹莹动人;白色的劲装掩不住苗条满的曲线,高耸的玉峰挺拔秀美。俏丽的脸上带着一股英气,令人不敢逼视。周燕则是典型的江南佳丽,身材娇小玲珑,羊脂白玉般的肌肤嫩得象要滴出水来;姣美的瓜子脸上,淡红的樱唇滋润美好,给人一种想品尝的感觉。原本清亮慧黠的凤目中流露出恐慌的眼神,身体因惊怒而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清虚越看越爱,呼吸也渐渐粗重起来。

    周燕注意到清虚邪恶的目光,怒道∶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清虚嘿嘿淫笑,指了指隆起的下身道∶“你问它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燕和许雪云顿时羞得满脸通红,周燕骂道∶“亏你是个出家之人,居然如此无耻下流。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明月淫笑道∶“不错,我们是下流,下边流……”右首的清风也邪笑道∶“如果两位女侠感到害羞的话,我们待会儿还有些事让你们羞不欲生。”

    吕江听见这些淫棍出言如此无耻,气得五内俱焚,怒吼∶“恶贼!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……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找死!”清虚恶狠狠地打了他一个耳光,又转身向清风和明月道∶“这小子不乖,给我狠狠揍他。”

    清风和明月点点头,清风笑嘻嘻地走近吕江,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匕首,向吕江道∶“吕大侠,在下可要得罪了。待会儿您受不了的时侯,可得向在下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清风的本意是吓唬吓唬周燕和许雪云,好让她们乖乖就。周燕果然沉不住气了,尖声叫道∶“住……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清虚一摆手,清风站在原地不再上前,色迷迷地看着二女。清虚淫笑道∶“周女侠花容月貌,就是活佛也要动心,妙极!贫道今日艳福不浅,能与周女侠共参欢喜禅,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明月在旁淫笑道∶“师父,让周女侠自己脱个精光,岂不甚妙?”周燕还没答话,许雪云已拔剑向清虚刺去,这一剑迅猛如雷霆、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