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我是恒大歌舞团里级别最低的舞蹈演员之一,年薪400万,入职头三年并不像别的演员那样需要定期为老板「服务」,就在团里跳了一支舞。 

    上面交给的工作就是,维持处子之身到当天就交给领导了。 

    我是余思,当时还只是一个高中舞蹈特长生而已,其实在一大堆舞蹈特长生中也不引人注意,毕竟咱们圈子里的姑娘们,长得太漂亮。 

    2010年高考进入艺术学院学习,10年恒太歌舞团组建,但是歌舞团组建半年之前,我就被选上了,和他们签约成为歌舞团演员,换个说法就是签约卖身契。 

    而我当时专业成绩也不是拔尖,实际上高考的压力很大。 

    此时恒太团队来找我,表示愿意训练我,凭他们公司的本事能让我直接去那所令我梦想中的艺术院校就读,并负担起我上大学时的全部费用,一年还我20万。 

    只要你签了合同,马上提前付20万,并根据你个人的表现和你在歌舞团里表演的次数给予额外的奖励。 

    那时候恒太已声名鹊起,算是个大公司了,父母也不例外,一下下都动了心。 

    即便是签约十年,我们也觉得是合情合理,包括带我去医院检查身体,确认我是处女,以及有明确条款规定,在大学期间不允许谈恋爱,维护好处子之身吧,否则就得高额赔偿金了,就是那种咱家里砸锅卖铁这辈子也买不起的高赔偿金。 

    对于这条规定,父母根本有些求而不得的意思,再三警告不可以恋爱,否则我们家这一辈子都会完蛋。 

    10年的时候,20万就可以直接在咱们那城市买套房,哪些家庭一年就能挣20万? 

    我才18岁不到,在上大学之前就能年入20万了,这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。 

    我们痛定思痛地签了合同,毫不犹豫地在得到20万现金时安心了下来,结果对方说得很真实,而不是骗子。 

    随即恒太手下,为我找来了一对一舞蹈专业课教师,和文化课补课教师,这几位教师从北京请过来,授课费很高,但是被恒太掏走了。 

    我很顺利地考上了那个理想的艺术院校。 

    就像恒太里的人说的那样,我在大学里所有的费用他们都付了钱,但是他们一个月就派人来带我到医院做身体检查,看看我是不是处子之身。 

    事实上,我要比他们更加担心失去处子之身的机会,因为我知道目前我只卖了十年的处子之身,但是如果没有处子之身的话,我会卖一辈子的处子之身。 

    父母并不在乎我卖了多少年的身体,而他们现在却一年20万地把它拿走了,要我怎么做,他们也不在乎。 

    本人仅上大学2个多月,便由恒太总部人员接至广州,并「入职」恒太歌舞团正式「营业」。 

    歌舞团中一般舞蹈演员都由团长管理,她们每天都得练舞蹈,再排练演出,接待贵宾时演出,演出结束后还要伺候贵宾。 

    她们个个绝对标致大美人,无怨无悔地伺候着那些政要们,不仅赚钱,而且还可能弯道超车成为政要们暗中饲养的金丝雀。 

    比赛中大家其乐融融。 

    而且我比一般舞蹈演员运气好很多,不用去参加她们排练表演,但是每天还是会有老师盯梢练习舞蹈,练习个人舞蹈,这样就是为了使自己的特长不会滑坡,身体始终都应该保持在最好的水平。 

    然后是体能训练,天天进行,老师对我说体能很重要。 

    我不是团长说了算,而是刘总管说了算,刘永远是许老板最亲密的嫡系,也是接近许老板不需要搜身的二号人物。 

    练舞之余,我还请了情趣老师——美籍华人、美国色情片拍摄者、调教过的女演员——没有不被男人喜欢的。 

    刘总花大价钱从美国请回了她,专训练像我这样的年轻姑娘,怎么伺候男人。 

    我拒绝了? 

    我害怕,我在卖身契上签字,刘总要我干的事我一定要干。 

    刘总对我说,许老板下月要接待一个贵宾,就是某大省的大领导了,贵宾命里面有个儿子,那儿子就会把自己的官职提高到更高一级。 

    而我的余思是为那贵宾带儿子,如果我能成功地怀上贵宾之子,那么我的年薪就会涨到四百万。 

    2……四百万都是我的,父母的那二十万照付了。 

    我没有理由拒绝,四百万对于我来说就是滔天富贵了,为那四百万,为别人生一个儿子还有什么意义呢? 

    这时我明白了为什么我会是年薪四百万的幸运儿了,因为我生辰八字正好旺了这个大领导,领导越大,老板就越有钱,就越迷信。 

    换句话说,许老板已经在计划与布局了,为了能够拿下各职位上的领导,他已经提前一两年开始计划了,这位领导喜欢什么、需要什么;像这样一个迷信领导的人,许老板事先会找师傅帮领导算命,到底是真算命还是假算命糊弄了事,知道大领导命里面有一个儿子,这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